笔趣阁 > 不死者之怒 > 第七十五章 项目七组

  车辆驶过冰凉的寒夜,开到了商业街114号的停车库。
  本来李维还在思虑着摩根的事,这刚好是一个契机,如果能趁和尤里乌斯谈判的时间,把他的脑袋宰下来拿给摩根,或许可以让摩根放弃自杀的打算。
  尽管这样是对摩根的一种侮辱,但也无所谓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果他要恨自己一辈子,那就任他恨吧。
  话虽如此,李维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自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白银冒险家,凭作弊才打败了霍夫曼和杰克冯,而尤里乌斯,他不会是那种靠玩花招就能战胜的人。
  而一阵亮光打断了李维的思绪。
  “Holyshit……”
  李维看到这阵仗吓了一跳,来不及抖的烟灰洒了一身。
  只见这栋哥特风格的写字楼三到六楼的房间全是亮的,是周边街道中唯一还在发光的建筑物。这种时期绝不会是因为哪个疯子溜进去把所有灯全部开了,只能说是共生会的项目七组在召开紧急大会。
  “我迟到了么……”
  李维额头一阵黑线。
  “当然,而且迟到的时间不是几分钟那么简单,有一两个钟头了吧,不过也没关系,你现在是罗莎琳德手下的大红人。”
  克莱恩把李维放下来以后,要去写字楼的地下室停车,临走前还不忘嘱咐李维一声,说道:“对了,你团员的工资都比个别经理的薪酬要高,虽然你的确厉害,但部门里依然有很多人不满,小心为妙,不知道多少人准备暗算你。”
  “喂喂,你不一起来么?”
  李维对这阵仗完全没有办法,虽然自己加入共生会有段日子了,但这种会议从来没参加过,无端令人联想起铜锣湾揸fit人的选举会议,自己可应付不来。
  “我为你掠阵。”
  克莱恩撂下这句话后便踩油门离开了。
  “淦。”
  李维把烟头甩在雪地上踩灭,拍了拍西装上的烟灰试图让自己整洁起来有派头点,没想到烟灰直接糊住了,越拍面积越广,“淦淦淦……”
  李维不得不从地上捧起一把雪擦了擦,这才好转起来,他双手插兜进了写字楼,按了电梯上了六楼。
  无论来这里多少次,都让李维感觉豪华,这仅仅只是项目七组的办公地点而已,更何况共生会的总部,李维想起了前段时间天上飘着的魔导飞艇,不过这段时间禁空倒是不见踪影了。
  流氓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漂亮的前台小妹依旧在加班,性感的职业装高跟鞋令人血脉贲张,李维自然是不会忘了来上一记口哨调戏。
  前台小妹翻了个白眼,但也不示弱,面带微笑的把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可观的事业线。
  李维吞了吞口水,想必也是,没有女人会拒绝强大又英俊的人,即使只是一夜风流,但现在可不是时候,说道:“开完会再说吧,组长是在办公室还是会议室?”
  “我带你去吧。”
  前台小妹切了一声,觉得没劲,把李维送到会议室门口便离开了。
  会议室的百叶窗都被拉了下来,隔音效果也很好,站在外面的李维完全听不清里面在讲什么。
  等了一会儿后发现克莱恩还不来,李维觉得这狗B肯定是抛下自己去哪潇洒了。
  李维索性也直接推开会议室门,就算是没有经验也硬着头皮上了。
  接下来上演的戏码让李维感到莫名的熟悉,就像所有老套的西部片一样,一个牛仔刚进陌生镇子的酒馆,酒馆里所有凶神恶煞的狠角色目光都像要杀人一样的瞟过来,实在是有够老套的。
  唯一的区别在于这些人西装革履,魔能影音荧幕上还播放着类似PPT的东西,罗莎琳德正在和手下这些人安排着任务。
  会议室内的刺鼻烟味儿,即使是老烟枪的李维也有些受不了,瘦长的椭圆形名贵实木会议桌旁坐了约莫三十号人。
  李维被这一双双眼睛盯得有些不耐烦,你看你吗呢?
  克莱恩神出鬼没的出现在李维身后,把李维给吓了一跳,他先是给罗莎琳德点头示意后,然后在李维耳旁低语道:“坐在这里的都是手上管着比较大的项目的,至少也是博彩赌场之类的,咖啡厅餐饮业之流,是没有资格坐在这里的,当然你是例外。”
  李维惊了,原来自己的地位如此之低,等这次的工作处理完美之后,得找罗莎琳德多要几个场子,老子堂堂挂逼就管个女仆咖啡厅说出去多没牌面。
  “这是你第一次参加会议,自我介绍就免了,这里没有人不认识你,随便找个地方坐吧。”
  坐在主位上的罗莎琳德眉头紧皱,关键时刻总是找不到李维人影,上次他去抢人鱼传说也是一样,不过没多大关系,李维虽然经常坏规矩,但他至少有坏规矩的底气。
  李维点了点头,在会议桌上搜寻着空位,好不容易发现目标时。
  “这里有人了。”
  空位旁边的一墨镜锡纸烫男刻意刁难着李维,共生会里不是谁拳头大谁就牛批,李维可能除了有点蛮力之外,在这里的人脉资源、财富资源都远远不如在座的所有人,一个刚入会的新人就这么狂,完全不把公司的规章制度放在眼里,尽管罗莎琳德对其偏爱,不惩罚他,但其他的经理可没好脸色看,自己只是在顺应大势,共同排外,不能让这个刚来的外人把好处都占完。
  “看你再找个座位,还是……”
  罗莎琳德取出一支烟含在嘴里,立马有狗腿点上。
  李维无语,你他吗一把年纪了还烫头算个什么东西,当然他没有直接说出口,可能这次挑衅不是罗莎琳德发出的,但她也是默许的,想给自己点教训吗?不过最后两个字似乎有点微妙,是反过来么……
  李维想起那些小说里都有隐忍这种做法,来凸出主角的理智狠辣,自己是不是应该也稳一手呢?
  他目光看向克莱恩,克莱恩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没主意。
  “到那边去站着吧,我有个管奶茶店的手下也在那站着。”
  锡纸烫男说的倒是实话,指了指墙边站着的自己的下属,这个下属此时有点脸上无光。
  李维哪里受得了这种讥讽,你他吗这不是讽刺老子管个咖啡厅不配坐这里嘛。
  磅!
  李维抓住锡纸烫男的椅子靠背,直接一拖让他连人带椅的摔在了地上,还不忘一脚踢开几米远。
  随之潇洒的坐在了空位上,说道:“给组长一个面子,今天不宰了你,以后眼睛放亮点,否则杀你全家,我说话算话。”
  虽然李维不会真的这样做,但气势还是要拿出来,由于没有准备台本,只是模仿着靓坤的话。
  “你……”
  锡纸烫男本欲开口,但脑袋上破了道口子,发现血迹后气得说不出话来。
  克莱恩扶住额头,不愧是你,动辄灭门,完全不至于吧魂淡!
  即使李维的发言像是个神经病,因果跨越太大了,嘴上说几句就要杀全家,真的惹到了那还得了,其残忍程度可见一斑。
  会议室内的气氛降至冰点,除了罗莎琳德,在座的没几个是对李维有好感的。
  “咳咳……团队内部还是要友好沟通,李维殴打同事,罚五十枚金币以作警示,下不为例。”
  罗莎琳德也无语了,给被李维抽翻的人找个台阶下。
  “额……”
  李维额头一阵黑线。
  “组长对李维是不是……宽容得有些过分了?”
  罗莎琳德业绩最好的一个手下,勃朗宁开始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