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死荒原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万物有灵 18

  按照烟雨尘的计划,要想让电影宣传达到最好的效果,需要很长时间的前期造势,不过这些和电影直接相关的活动,不用夜宸来操心,她只需要在一旁配合一下就可以了,比如现在。
  烟雨尘拿出手机,说道:“夜宸,我现在要报警了,你那边没有什么问题吧?”
  301号房间,出了这么大一个凶杀案,当然要报警了。只有报了警,才能让外界知道,才能让媒体轰动,才能引起大众的恐惧和好奇,在这个基础上,烟雨尘才能做出一番操作,将这里打造成一个真正的鬼屋。
  夜宸想了想,说道:“没问题,我和受害者丽娟虽然是室友,但这年头,亲戚之间的关系都淡的可以了,何况本来就是陌生人的室友,两人都在为生活打拼,下班后类的手指头都不想动了,还有什么心思交际。我和丽娟不熟悉,她虽然有好几天没回来了,但以前她要去外地出差的时候也没专门通知我一声,我以为她在忙……对了,刚才我们在七楼,我的那套房子里,没找到什么尸体吧?”为了省事,刚才夜宸和烟雨尘是分别搜查了一下房间。
  烟雨尘说道:“我是没有看到什么尸体。”但有没有受到幻境的影响,烟雨尘并不敢保证。
  夜宸犹豫了下,说道:“我上去再看看吧,你等半个小时后再报警,另外,给自己找个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可别说是来找我的。”夜宸没打算深入参与到这件事中。之所以要留半个小时,她需要把房间好好收拾一下。
  “好的,我会处理好的。”烟雨尘应了一声,“半个小时候哦,别忘了。”
  烟雨尘要进行一番怎么样的运作,夜宸并没有打听,不过第三天,她的房门被警方敲开,进行例行询问。302号房间里有一具腐烂的尸体,经排查确定,死者名为丽娟,住在同一栋楼的七层,夜宸作为室友,当然要询问一番了。
  正因为如此,夜宸才“知道”了,这栋楼里发生了凶杀案,应付完警察后,她连忙向房东打电话,要求退房,说什么也不在这儿住了。
  房东老头儿也听说了凶杀案,说什么也不同意。因为有着大量的见鬼传闻,这个世界的人们对鬼神之说或多或多有所信奉,当然,程度不一。但不管怎么说,死了人的房间“不干净”,这可是共识。虽然凶杀案发生在三楼,房东老头儿的房子是在七楼,但凶杀案诶,死者为横死,更是不吉不利,还有自己的一个房客死在哪里,万一她要“常回家看看”,怎么办?
  可以肯定的是,夜宸一旦退房,这套房子至少近几年会很难租出去。
  夜宸没想到,一切都很顺利的进行,最后卡在房东老头儿这儿了,她磨破了嘴皮子,累积通话时间长达四个小时,坑蒙拐骗、威逼利诱的手段全用上,才从老头儿手里要回了自己的押金,和之后一个月的房租——本来应该是两个月的,但房东老头儿以夜宸没有提前告知为理由,硬是扣了她一个月的房租。
  普通人也不好对付啊!夜宸由衷地感叹,特别是这种情况,她根本不能用什么手段,只能靠话语一点一点的磨。
  拿到押金和房租,夜宸才开始收拾行李。夜宸一进入任务世界,就已经住在了这里,没想到自己在这套房子有这么多的家当——四季轮换的衣服就不说了,四时被褥,凉席电热毯,一应俱全。
  倒是省自己再去买了,这里毕竟是个北方的小城,到了冬天还是很冷的,身为试炼者,夜宸能扛得住,但并不意味扛起来就很舒服。不过这些大件的东西太笨重了,最好找好住处后再搬。为了避免警方怀疑,夜宸连提前找房子都不敢。
  虽然一时搬不了,但收拾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说不定棉被里会藏有钱呢!夜宸心中充满了美好幻想。结果很不尽如人意,一个钢镚儿都没找到,不过在棉被的最下面,夜宸找到了一个硬皮笔记本,她翻开看了看,里面一篇一篇的,类似于日记,记录的内容很诡异。
  按照里面的描述,云升街六号,有一个“不存在的人”,被日记的主人描述为“第三类死亡”。
  “好啊,这里本来就有闹鬼的传闻!”夜宸气愤地说道,“怪不得这么便宜。”
  两室一厅,带淋浴的卫生间,带煤气的厨房,一个月只要六百块,确实算便宜的了。
  但如果知道有闹鬼传闻,是可以更便宜的,那个房东老头儿太狡诈了。回想一下,自己居然没有注意到,好几个月了,房东老头儿居然没有过来看看,也不担心租客将家具什么的弄坏,这本身就透着不正常。
  夜宸一脸郁闷,继续收拾着那些厚实的被褥,等她把所有的被褥打包收拾好,回头一看,随手放在床头柜上的那个硬皮笔记本合上了——夜宸记得她刚才是打开后放上去的。
  难道这个房子里真的有“不存在的人”?
  夜宸冷笑一声,还第三类死亡,自己修行死亡法则,只认一种死亡。夜宸扬手,将床头柜上的硬皮笔记本扔到半空。
  哗啦啦笔记本展开,书脊撕裂,一片片白色纸张飘飘而下,但并没有落在地上,反而在半空中,飞旋飘舞,久久不下。
  夜宸的双眼化为纯粹的墨色,一股庞大的精神力压下去。不过一个孱弱的阴魂罢了,还敢在自己面前显露。
  处理完那个阴魂,夜宸将地上散落的纸张打扫了下,就出去了,今天她还要去一个地方看房子,如果可以的话,要尽快确定新的住处。
  夜宸走后,卧室角落的墙上,伸出两只纤细白皙的手臂,将纸篓里的笔记本纸张一张张收起来,有几张还被夜宸踩了几脚,印着黑色的鞋印。那双手臂小心地用手掌擦了擦,很是心疼。花了快半个小时,才将笔记本重新装订好,藏在了柜子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