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论狐妖的108种吃法 > 第七十九章 逃犯
????清晨既是一天的初始,也是故事的开端。
  
  ????当沈云楼从昏迷中清醒时,环顾四周,却见自己身处于一间陌生的房屋内。
  
  ????屋内的摆设有些驳杂,到处都看得见瓶瓶罐罐,上面贴着黄芪、丹参、金银花等标签,而屋内的角落中燃着火,闻味道似是有什么草药被煎糊,觉得有些呛的沈云楼咳嗽了声,才将坐在旁边打瞌睡的药童惊醒。
  
  ????“你...你居然醒了!”
  
  ????药童伸了个懒腰,见到本该躺在竹床上的沈云楼已经坐起身子,便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兴奋道:“昨晚,我家先生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你身上的毒去掉,本来说要三天才能清醒,哪曾想一晚你居然便能醒过来了!”
  
  ????剧毒?哦...对了,昨晚与“魅”交手,又中毒了......
  
  ????沈云楼低头看了眼身上绑扎的绷带与胸前敷好的药膏,忍不住叹了口气,随即便转身侧坐在竹床上,似是想下地看看周围的状况。
  
  ????“还不行!昨晚放了那么多的血,你正是气血两虚的状态,需要引下参汤,吃些肉食后,才有气力下床行走!”
  
  ????话到此处,药童才想起已经被煎糊的参汤,转身便慌张的处理药壶去了。
  
  ????而这边沈云楼并未将药童的话语放在心上,双脚触地,刚准备站起身来,却不知怎的有些眩晕,“扑通”一声便摔在了地上!
  
  ????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如此虚弱不堪的时候......
  
  ????“诶呦!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犟啊,跟你说了不能站起来的!”
  
  ????药童听到背后声响,连忙回头后便瞧见沈云楼趴在地上,刚准备上前搀扶他,却怎料一个白衣人伸手拦住了他的脚步,随后竟自己来到了沈云楼的身前,吃力的将他搀扶了起来。
  
  ????“白先生!您身上也断了好几根骨头,你也别逞强啊!”
  
  ????“放心吧...白某不是普通的人......”
  
  ????白玉笙回头朝着药童笑了笑,随后摆了摆手让他出去,待沈云楼坐稳,便伸手按了几下他身上的穴位,似是在查看他的身体状况。
  
  ????“咱们如今在何处?”沈云楼虚弱的坐在床上,朝着仔细检查伤口的白玉笙问道。
  
  ????“仍在介休城内,不过可以放心,这地方绝对安全。”白玉笙话到此处,似是觉得回答不够充分,随即又补充道:“这里的主人原本是王爷的药师,早年与白某有些交情,不会因为一点私利背叛咱们。”
  
  ????“墨大人的下落知道了吗?”
  
  ????“不知道,恐怕要按照小王爷所说的那样,明晚抵达介休城外的破庙,才能知道其他四人的安危了。”
  
  ????确认沈云楼胸前的伤口无碍,白玉笙总算松了口气,随即站起身来,用余光又瞥了眼沈云楼道:“知道吗?昨晚差一点,你便毒血攻心了。”
  
  ????“命不错,可是损失的气血在短时间内补不回来,接下来不论发生什么,你都要在此处老老实实的呆着,哪里都不要走了。”
  
  ????“毕竟,梅城县衙可不能没有捕头......”
  
  ????“呵呵...这句话真不像你能说出来的。”沈云楼见到白玉笙担忧的神色,忍不住调侃道。
  
  ????“别误会,即便是和阿猫阿狗呆的久了,也没谁忍心看着它们送死吧。”
  
  ????“那你呢?”沈云楼见白玉笙似是要离开屋内的模样,便朝着他的背影补充道:“那个孩子也说了,你断了好几根骨头,好歹也要养一段时日吧。”
  
  ????“别用你的标准衡量我,我可是异兽...身体若是受伤,恢复速度也是常人的数倍。”
  
  ????话到此处,白玉笙忍不住重重的咳嗽了数声,似是不想让沈云楼看到自己的状况,便没再顾及屋内人的言语,埋头离开了房间。
  
  ????他这脾气又何尝不倔!
  
  ????沈云楼看着院门处消失的背影情不自禁的笑了笑,随后便一个侧身倒在了竹床上。
  
  ????别的尚且不说,养好了身体才能去寻找墨子柒,不然明天踉踉跄跄的模样,恐怕连城门都混不出去......
  
  ????------------
  
  ????“师姐,别生气了...来,这里有我刚刚买来的包子,热乎着呢......”
  
  ????一件破屋,一行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人,墨子柒坐在桌前,包子丞笑着的同时,捧着几个热腾腾的包子,一副讨好墨子柒的模样。
  
  ????“师姐,如今介休城到处都在通缉咱们,住客栈肯定是不行了,找黑市也没人敢收留咱们,师弟思来想去还是百姓家最安全,所以才跟他们商量了一下,您瞧...我不是没杀人嘛?”
  
  ????包子丞的想法没有错,最合适的藏身之处便是寻常百姓家,可...看着旁边一家几口像看见恶鬼似的躲着自己,却让墨子柒的心里非常不舒服。
  
  ????此时此刻的自己...与强盗有何不同之处?
  
  ????“这样吧,师姐要是生气,师弟大可在门外跪一天一夜认错,只要您好好将饭食吃了便好,您只有攒足了体力,咱们才有能力离开介休城...您说,对吧!”
  
  ????墨子柒看着包子丞,似是有千万句话堵在心头想说,却不知怎的说不出口,只得摆了摆手,让他走到屋外跪着后,才捧着包子为屋内的几个孩子分了些。
  
  ????“抱歉...我师弟做事鲁莽,希望没有伤害到你们......”
  
  ????“女...女侠客气,只要你们愿意放过我们一家,不要伤害孩子,这间屋子随便您住,您...您放心,我们肯定不会告诉官府的......”
  
  ????当家的男人伸出宽厚的臂膀,将孩子朝着身后拢了拢,很显然他不敢接受墨子柒的道歉。
  
  ????罢了...整座介休城内都说我是越狱的重犯,百姓知道这些也足够了。
  
  ????墨子柒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便将包子摆在了桌上,随便取出一个咬了口,便迈步朝着厢房方向走去,想来也的确有些累了。
  
  ????身体疲乏是一部分,心里疲乏却又是另一部分......
  
  ????屋内跪着的几人抬头见到墨子柒离开了,另一侧好像“恶鬼”的包子丞也在院落中老实的跪着,总算是稍稍松了口气,随后两个肚子饿得乱叫的孩子看着桌上的包子终于忍不住绕开了父亲的臂膀,凑到桌旁便狼吞虎咽起来。
  
  ????想想也是...介休城知府已死,如今城内早已乱成一锅粥,寻常百姓的日子本来便清苦,能有多少机会吃到香喷喷的肉包子!
  
  ????只是,此时跪在院内的包子丞用余光瞥了眼屋内的情景,双眸中透露着丝丝不悦的同时,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忍不住掀起了一丝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