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工程 > 第五百四十二章旅游路项目现状

  余庆阳带着安全帽走进施工现场。
  
  现在应该是刚放完炮,正在往外出渣,不时有自卸车从山洞里拉出一车车石渣。
  
  这些石渣会直接运往南山张王庄石场。
  
  这些石渣,会在那边加工成石子和石屑。
  
  看到余庆阳过来,华禹二建的施工员和技术员一边打电话汇报,一边迎过来。
  
  “余总,您来了!”
  
  “怎么样?进度还可以吧?”
  
  “进度还行,已经进洞八十五米了!”在隧道施工现场的是四个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
  
  “你们要跟着好好学,工地上,和学校里不一样,没有人会揪着你们的耳朵教你们该怎么干,更没有人会因为你们没学会就罚你们抄作业!
  
  但是,在工地上,并不是你学不会就没有处罚,工地上的处罚更加残酷,那就是你不会,只能眼睁睁看着和你一块进公司的同学、同事当总工,当项目经理,而你只能继续当个技术员或者施工员,在底层厮混!”余庆阳好为人师的毛病又犯了,对四个刚进公司的大学生教育道。
  
  “王总,要求我们每个人都要写施工日记,每个一段时间就要检查,还要求不能写的一样!不然就要受罚!比抄作业可恨多了!
  
  罚我们抄工地精细化管理标准。”四个大学生互相看了一眼,一个大胆的学生对余庆阳说道。
  
  “哦?那还不错!王总对你们严格,那是在培养你们!
  
  写施工日志,看似简单,其实里面的学问很深!
  
  说简单,施工日志只需要记录每天工地上发生了什么事,工程进度情况。
  
  说他学问深,那是因为,你写施工日志的过程,就是你在心里对一天工作的总结!
  
  比如今天放线了,你写的时候,要去思考,今天的线是怎么放得,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如果是我放线,应该怎么放!
  
  只有这样,日积月累之下,你们才能够迅速的成长!
  
  这么说吧,如果你们不去写施工日志,每天就是昏天黑地的干活,领导让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
  
  干好干坏,事后也不去思考,你们十年也成不了公司的总工!
  
  但是,你们如果用心去写施工日志,不断地总结反思,一个工地下来,你们就能够成为技术骨干!如此锻炼两个工地,就能担任项目总工甚至能担任一些小项目的项目经理!”好为人师属性发作的余庆阳,对着四个大学生,讲了一大通自己在工地的感悟。
  
  “是,余总!我们知道了!”
  
  “那我考考你们!全断面开挖的特点是什么?”
  
  “全断面开挖的特点是可以使用大型机械作业,减少人工需求量!”还是刚才那个比较大胆的学生率先回答。
  
  “嗯!还有吗?”
  
  “开挖一次成型,对围岩扰动少。”
  
  “作业空间大,相互干扰少!可以进行平行施工,循环施工,能够大大的提高施工进度!”
  
  “施工工序少,便于管理!”
  
  有了带头的,几个学生相继回答道。
  
  “在施工过程中,最容易出现的质量问题是什么?”余庆阳接着又问道。
  
  “周边眼位置必须布设在断面轮廓线上,间距50cm,允许误差±5cm。深度允许误差±5cm。”
  
  “爆破工装药应按钻爆设计进行,严禁随意增减药量,准确控制起爆顺序及周边眼孔药量,”
  
  “拱脚和墙脚以上1m范围内严禁欠挖”
  
  “局部允许欠挖5cm,欠挖范围每1m2内不大于0.1m2”
  
  “呵呵!”余庆阳笑了笑,没有评价对错,对刚刚赶到的王一鸣说道:“王总,你来说一说,你这些学生回答的对不对!”
  
  “有些跑题!余总问的是施工中最容易出现的质量问题,你们回答的都是控制质量的一些技术措施,质量检测标准!”
  
  “可是,我看他们控制质量,就是按照这些去做的啊!”
  
  “对!所以说,你们说的是控制质量的手段,或者说质量标准!但不是余总提问的答案!
  
  余总的问题,很简单,全断面开挖,最容易出现的质量问题就是断面超欠挖!就这五个字!
  
  以前告诉过你们,不要光看,闷着头记,还要学会思考总结!”王一鸣板着脸训斥道。
  
  “知道了王教授!”
  
  这四个大学生,都是京城工业大学的高材生,听过王一鸣的课,所以余庆阳才说他们是王一鸣的学生,而那些学生也称呼王一鸣王教授,而不是王总。
  
  “咱们经常说,要明确目标,什么叫明确目标?
  
  你知道了全断面开挖,容易出现质量问题的点在哪里,有哪些!
  
  把他们一一罗列出来,后面的工作自然就简单了,你就能够有针对性的去做工作,去控制他,不让他出现问题!”余庆阳接过王一鸣的话继续说道。
  
  余庆阳之所以说这么多,因为这几个都是可造之材。
  
  安玉青是招聘了不少人,包括大学生也招到不少。
  
  可是,余庆阳一个命令,不管任何岗位,全部下工地待三个月。
  
  大专生和本科生一下子走了一半。
  
  其他的中专生和技校生岗前培训结束,直接送到阿吉及利亚。
  
  目前已经走了三分之二了。
  
  很多人都是受不了工地的苦,受不了工地的寂寞。
  
  殊不知,工地是最锻炼人的地方,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
  
  在工地锻炼几年,哪怕以后转行,你也比别人更容易成功。
  
  而这四个大学生,就是经过了一轮淘汰,留下来的。
  
  京城工业大学的高材生,又能耐得住工地的寂寞和辛苦,以后自然前途无量。
  
  这是分包单位的项目经理、项目总工,监理单位的总监,总包单位的项目经理、总工已经全部赶到现场。
  
  余庆阳也不再说教,看向分包单位的项目经理问道:“赵总,现在能进洞吗?”
  
  “可以!”
  
  “那好,咱们进去看看,我还真没进过正在开凿的隧道呢!
  
  我也跟着你们学习一下!”
  
  “余总您客气,欢迎余总能来指导工作!”赵洪喜忙表示欢迎。
  
  一行人走进正在施工的隧道。
  
  隧道里一辆挖掘机,正在往自卸车上装石渣。
  
  “这个就是光面爆破吧?”余庆阳抬头看着刚刚爆破后,洞壁上残留的孔痕。
  
  孔痕,指的是炮孔,爆破后留下的痕迹。
  
  光面爆破之后,会在洞壁上留下一道道孔痕,留下的孔痕越多,说明光面爆破控制的越好。
  
  如果孔痕低于百分之八十,那么说明计算爆破药剂用量上出现了问题。
  
  再进一步就是说明,洞壁的断面超欠挖超出的允许值。
  
  “赵总,你们进场差不多有一个月了吧?”
  
  “明天正好一个月!”
  
  “一个月,才进洞八十多米,这进度可不快啊!”
  
  “余总,前期是比较慢,我们要做的准备工作比较多,下个月就好了!
  
  我们下半个月计划开挖三百米!”
  
  “嗯,加快进度可不代表要牺牲安全!
  
  你们是干隧道的专家,这方面经验比我丰富!
  
  我就不多说了,就一点,那就是安全不能放松!”余庆阳在洞里没有带多长时间。
  
  没有经过二次衬砌的隧道还是具有一定的危险。
  
  加上,挖掘机、自卸车出渣扬起来的石粉,雾蒙蒙的,总之里面的环境很不好。
  
  所以余庆阳在里面站了站,就走了出来。
  
  就这,出来也是一身灰土,石沫。
  
  离开隧道施工现场,接着又来到不远处的桥梁施工现场。
  
  南疆路桥进场已经一个半月了,此时桥桩基还没打完。
  
  四台反循环钻机正在钻孔。
  
  “梁总,怎么只有四台钻机?你这进度有些慢啊!”余庆阳开口就是机械少。
  
  此时他的心态已经完全转变过来。
  
  上一世,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甲方叫喊工期慢,要求增加施工机械,增加施工班组。
  
  因为增加施工机械,施工班组就意味着费用增加。
  
  并且有可能出现窝工现象。
  
  尤其是像这种反循环钻机,拖运费很贵,从南疆拖过来,一台钻机要好几万的运费。
  
  但是,余庆阳毫无压力的要求南疆路桥增加钻机。
  
  你增加费用管我什么事?
  
  我只知道,你增加机械,可以提高进度,缩短工期,我的费用也会相对减少。
  
  这就是立场不同带来的不同见解。
  
  或者说,屁股决定脑袋。
  
  你坐在哪个位置,就从哪个位置出发考虑问题。
  
  “余总,这进度不慢了,我们保证能够按照工期完成施工任务!”
  
  余庆阳笑了笑,没有接话,转而说起另外一件事,“省里准备新建一座黄河大桥!”
  
  “那个,余总,这个黄河大桥项目,省里打算什么时候启动?”梁总两眼放光,装作不在意的问道。
  
  “现在正在进行初步设计!”余庆阳也没有隐瞒,据实回答道。
  
  一个工程项目,要经过策划,研究,决策,实施四个阶段。
  
  进行初步设计,那么意味着已经进入了第四个阶段,实施阶段。
  
  上次余庆阳在孟厅长哪里看到的是可行性研究报告。
  
  那属于研究阶段,有人说可行性研究报告,不就是决策阶段了吗?
  
  国内的流程并不是,可行性研究报告只是给领导做决策做数据支持的。
  
  其实,国内很多工程项目的流程都是反过来的。
  
  比如,黄河大桥,是领导先决定了要建大桥。
  
  然后下面的人,才开始调查研究,形成可行性研究报告。
  
  所以说,国内很多工程项目是先决策,后研究。
  
  初步设计会给一个更加详实的投资概算。
  
  然后,审核立项。
  
  听说已经进入到了初步设计阶段,梁总的心头更加火热。
  
  心里已经开始考虑,梳理自己在东山省的关系,看看那个关系能够用的上。
  
  “黄河大桥项目,是省交通厅主导的项目!”余庆阳又补充了一句。
  
  梁总想了一圈,能够说得上话的也就是省政府一个副秘书长。
  
  好像,在这个项目上没有多少发言权。
  
  顿时有些沮丧。
  
  “省交通厅有意把这个项目交给我们华禹投资,由我们华禹投资出资修建!”余庆阳又说了一句。
  
  刚刚沮丧的梁总,顿时感觉看到了光明。
  
  “余总,我们南疆路桥的实力您也看到了!
  
  您看,那个黄河大桥的项目,我们能不能参与一下?
  
  咱们继续合作!”
  
  “呵呵!”余庆阳笑了笑。
  
  “余总,我马上再调四台钻机过来!
  
  我看其他几座桥也可以同时施工!”梁总一咬牙保证道。
  
  “哈哈!梁总,我也非常希望能够继续和南疆路桥,和你梁总继续合作!
  
  这一个半月以来,你们的管理和技术我们都看到了!”余庆阳这才大笑道。
  
  “想参与黄河大桥的建设,首先要完成旅游路的施工!
  
  那边预计明年秋天就又可能回动工,所以梁总,你这边可要抓紧时间了!”余庆阳大笑着拍了拍梁总的肩膀。
  
  离开桥梁施工现场,余庆阳接着又来到道路施工现场。
  
  道路施工,有三座山需要开挖。
  
  在爆破现场,余庆阳遇到了前来视察的唐朝阳。
  
  “唐总,这个项目可是你们公司改组以来的第一个项目,千万不能出现纰漏!”
  
  唐朝阳带领的机械服务公司已经改名,改成了华禹土石方工程施工公司。
  
  华禹土石方工程施工公司,现在不光是机械施工,还申请了爆破资质。
  
  能够继续爆破施工作业。
  
  申请爆破资质,是唐朝阳主动提出来的。
  
  他们公司最多的区别就是全部由退伍军人组成。
  
  里面自然也有许多工程兵。
  
  具有爆破技能的工程兵,让他们去开自卸车,学开挖掘机,有些浪费。
  
  所以,唐朝阳提出来申请一个爆破资质,解决了这些有爆破技能的工程兵的岗位问题。
  
  “余总,您放心吧!他们都是七八年的老兵!在部队上可没少摆弄炸药!”唐朝阳信心十足的保证道。
  
  其实,这种山体爆破,难度并不大。
  
  几台大型水钻在山体上钻孔,然后装填炸药,起爆。
  
  难的也就是计算装填炸药的数量。
  
  爆破的进度取决于水钻机的钻孔进度。
  
  “这种水钻机也不贵,可以多采购几台!
  
  整个旅游路的进度可都在你这边的爆破进度上了!”